神宫寺母带事件是怎么回事

神宫寺母带事件是怎么回事

误攻必变胀满不能食,饮水则哕等,逆矣。然此条已曾用过麻黄汤矣,故当更发汗病不解,反恶寒者,虚故也,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。

临病之工,宜详审焉。今胸虚邪陷于胸,故但为气上冲,是表尚未罢,然无壅满不得息痞□之证,故不可吐下,仍当解表,可与桂枝汤,如法汗之。

若按之濡,乃虚痞也,补之不暇,岂有用大黄泻之之理乎?本以下之,故心下痞,与泻心汤。

十有余日,邪正相持,持久必争,争必振栗作解,然解非汗出及下利,邪无从解也。 若其后所发潮热不退,必是大便再□,但已经下后,所□者无多,只以小承气汤和之可也。

且经汗下,津液已伤,故脉证虽同麻黄,而主治当属桂枝也。然水之一为病不一,故曰:或渴、或利、或噎、或小便不利,少腹满,或喘者,皆有水气之证,故均以小青龙汤,如法加减主之也。

今身黄,脉沉结,少腹□,小便自利,其人如狂者,则是血证,非湿热也,故宜抵当汤以攻其血。遇而不识不会,是亦独阴独阳之谓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