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暖如梵音自慰

月暖如梵音自慰

 夫产后果有外感,原当治以外感之药,惟宜兼用补气生血之药,以辅翼之耳。又尝治少年,得肺鼠疫病。

斯在临证者,于其人之身体、性情、动作之际,细心考验,再参以脉象之虚实凉热,自无差谬。此儿获愈,因其无识,误听牛黄为藤黄。

至若升麻、羌活之药,概不敢用。 愚恍然会悟,急谓其家人曰∶“此证万无闪失,前因饮食过度而复,此次又因戒饮食过度而复也。

人身之血得养气而赤。其兄闻其言,急来询解救之方。

黄升补之力,尤善治流产、崩带。《内经》上古通天论所谓“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”者是也。

因思但用生赭石煮水饮之,既无臭味,且有凉镇之力,或可不吐。诚以临证既久,凡药之性情能力及宜轻宜重之际,研究数十年,心中皆有定见,而后敢如此放胆,百用不至一失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