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艳女忍者传紫雨篇

妖艳女忍者传紫雨篇

肾之有补无泻者,言肾之真阴,非言肾之正气。先天无形之血,能生后天有形之血也;若后天有形之血,何能生先天无形之血乎。

无外邪者不可治风,无内邪者不可不治风耳。脾先受损,安能资益夫肝经,以生血而解燥哉。

夫恐起于胆,惧起于心,过于恐则胆气先寒,过于惧则心气先丧。此人参之所以必当多用耳。

譬如贼居深山,势不甚张,及至入于城市,则妄行流毒,恣其掳掠无有止足也。况清其火,血有宁静之气,引其经,血有返还之思。

凡祟亦属阴,入夜则阴主令矣。加入茯苓下行于膀胱,则火随水走,其势自顺,既能消痰,又能降火,何至肺气之壅塞乎。

惟肺燥善悲,不润肺解燥,反助土生火,不益增其燥乎?轻者略补火而即痊,重者非大补水而不能愈。

Leave a Reply